用户: 密码: 验证码: 注册会员
 
 
 
 
 
目前你所在位置: 首页 -> 新闻中心 -> 新闻报道
 
每个人都是战“疫”的一分子
时间:2020/4/3 16:38:22

原标题:每个人都是战“疫”的一分子

  来源:人民政协报

  口述/原征 整理/本报记者 徐艳红

  我2002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,校友遍及海外及全国各地。疫期暴发后,医院医用物资紧缺,校友群里大家纷纷捐款,并委托我去购买物资送给北京的医院。

  第一次共收到捐款11万余元,我又自己拿出11万元,加上企业家朋友捐赠的20万元的物资,差不多价值近50万元。随后几天,我忙得脚不沾地,夜晚统计、分发,白天联系渠道、外出购买物资。为了减少人员接触,我一个人身兼搬运工、分发员、统计员、司机、快递员多个角色,经常忙到凌晨两三点。后来校友们又发起了一次捐款,这次募集到了7万多元,由我将物资捐赠给了平常不被人关注的消防救援队。

  1月29日,民建北京市东城区委的林芷琪打来电话,说湖北十堰市郧阳区医疗物资告急,东城区在当地挂职的副区长毛向春发来求助,问能不能帮忙购买物资。

  那时,防疫物资正紧缺,我好不容易联系到河北一家工厂说可以加班生产84消毒液,但没有合格的包装桶无法出货。于是,我挂掉电话直奔河北。当晚,符合资质的桶总算找到了,但因为不是同一批,罐装容量由此前的一桶3.78公斤变为5公斤,同样的钱只能买160桶。而我们向郧阳承诺的是200桶,于是,我又自己出钱捐赠了40桶消毒液。1月31日下午2点前,我终于将320桶消毒液分两批送到北京东直门街道

 从疫情开始到现在,我作为一名民间志愿者已经工作了近40天。这期间,令我感动的事和人很多,尤其是来自陌生人的支持。

  2月11日,给东城区政府送防疫物资时,因东西多,我在某物流平台下单了4辆货车,4位小伙来后一看是防疫物资,不由分说地搬货、装货、卸货,忙了整整一上午。我心里过意不去,付钱时主动多给了些钱,可他们说什么也不收。“没事,非常时期这都是应该的。”朴素的话让我感动不已。2月19日,因北京航班不畅,一批从俄罗斯过来的医疗物资运到了广州,接货成了难题。这时,在广州外企工作的张鹏、曾淑仪夫妻俩听说后,打车直奔白云机场。451箱货物,接货、搬货、统计,从晚上6点干到凌晨5点。

  灾难面前,大家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每个人都是这场战“疫”的一分子,每个人都是志愿者。

  (原征曾任民建中央人口医药卫生委员会委员,现任民建北京市委会医药健康委员会委员)

 

 

 
 
广西湖北商会  地址:南宁市民族大道82号嘉和南湖之都21楼
联系电话:0771-2292901 0771-2292902(兼传真)  0771-2292903
商会网址:www.gxhbsh.com 桂ICP备07501281号 
网络技术支持:南宁视点网络